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六十五節就是求一個答案

作者:閑散的火柴字數:2594更新時間:2019-10-06 12:37:47
    漫天風雪,依舊是那座高聳的金字塔,除了無處不在的水晶簇,光滑的臺階極易讓人滑下去,劉月夕小心翼翼的往上爬行,冰冷的空氣凍僵了他的雙手,動作變得僵硬,稍有不慎,好不容易爬上五級臺階,又滑下去了,劉月夕沒忍住,疼的直叫喚,嘴里噴出的熱氣中居然帶著血色的冰渣子。閩東在一傍大笑,“劉月夕,你再這么爬,只會越來越往下,前面的血都白流了,還是考慮一下我的建議吧。”

    劉月夕依舊我行我素,他似乎很享受這種受虐的感覺,又想出個古怪的辦法,既然手凍僵了,那就攏起來用胳膊肘來試試,誒,還真靈,被寒風凍硬的袖子挪動起來果然不滑了,而且水晶簇也不容易傷著他,他還不無調侃的對閩東說:“你看,我這樣像不像匍匐前進,你看還能這樣,這樣,有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閩東的臉差點沒氣歪了,“哼,看你能撐多久。”他心中焦急,這個死硬的家伙,精神力居然如此的強,閩東想要將劉月夕收入麾下絕無誠意,他更多是覬覦劉月夕那雙全知的龍瞳,但是這種層級的能力,如果不是當事人心甘情愿,更本不可能強取。但是這樣的牛皮糖還是很少見的,閩東漸漸有些失去耐心。他決定再給劉月夕加點料。道言仙命作品目錄

    朝圣者之巔的場景又一次轉換,劉月夕趴著的金字塔不見了,轉而變成一塊巨大的透明玻璃,幾組影像顯現,都是劉月夕熟識的人,有阿杰,有紫悅,有薛凝等等,各種影像都在展現個人不同的命運,只見阿杰站在一處高臺上,縱身一躍,那邊薛凝懷孕了,但是孩子活下來了,她卻死了,還有紫悅,變成一個白發女人,見著劉月夕就跑,不知是什么原因,紫悅不愿意面對劉月夕,將自己鎖在房間里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趴在玻璃上的劉月夕大聲吼道,“這不是真的,閩東,你個混蛋,你們這些卑鄙的神,玩弄人心很有意思嗎?偷窺狂,你休想拿這些來騙我,這不過又是你編制出來的一場夢而已。”

    閩東以祭祀的模樣出現在劉月夕身邊,憐憫的看著他,“你說這一切都是假的?可憐的人類啊,被無用的情感沖昏了理智,擁有全知能力的你,應該體驗過那種玄妙的狀態,雖然你沒有力量去使用這種能力,但是你總能感覺到吧,疊加的狀態,事物命運的終極形態,時間在那里沒有先后,更高的維度,這就是真相,那才三界級黑客系統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是真實的世界,我們所處的世界不過是被安排成這樣的而已,難道看到這樣的疊加狀態,你還認為命運是可以把握的嗎?”

    劉月夕很好奇:“難道你也擁有全知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有那樣的能力,那是主神才能擁有的,當然還包括他那些該死的爪牙。我只能略微掠出水面看到一點點的真實,但是劉月夕,我明確的告訴你,你看到的那些確實是我用夢境編制出來的,但是他們是真實的。”閩東的話讓劉月夕很顧忌,該死,難道他所看到的真的會發生嘛,疊加狀態到底意味著什么以現在的他來說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爪牙指的是龍吧?”劉月夕猜測到。

    閩東被說到痛處,不愿意和劉月夕多談這個話題,“小子,你的話太多了。怎么樣,到底愿不愿意和我合作。”幻御之封神作品目錄

    劉月夕搖搖頭,“賭局還沒結束呢,等結果出來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實在沒招,閩東也不好隨便打破他自己定下的賭局,“劉月夕,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這一回,劉月夕爬到了金字塔的最后一段路途,整座塔都如煉獄般在燃燒,臺階變得滾燙,劉月夕的皮膚被燒的剝離在臺階上,撕心裂肺的痛,滿腦子都是消極的想要閉上眼睛一死了之的念頭,劉月夕知道這樣下去不行,雖然他的精神力足夠強大,但是如果意志被摧垮了,還是會死的,他必須堅持下去,身邊到處都是燒焦的尸體,發出令人作嘔的味道,劉月夕快要撐不下去,因為他自己也已經不似人形,這樣的求索到底有沒有意義,他不知道,一切都建立在一個飄渺的想法上,此刻的修羅路雖然是閩東故意為難劉月夕,但又處處映照出了劉月夕的真實生活,明明可以過得衣食無憂,甚至可以讓周圍的人過得也衣食無憂,但是劉月夕卻選了一條挑戰終極真相的路,冒險來迷失大陸,為即將到來的戰爭做準備,圖謀和天人的聯系,甚至捕捉一頭舊神,他一直將自己逼到找死的境地,而且拉著所有親近的人和他一起冒險,這樣到底對不對,他沒有答案,知道了真相會如何,他沒有答案,唯一能確定的是,隨著他的越來越強,他所面對的敵人也會越來越超乎想象,稍有不慎,就是滿盤皆輸,真的有這個必要嗎?不過就是被神擺布,對方畢竟是神,是創造者,這本不就是天經地義的嗎?其實憑他的幾項作弊的能力,也能文道祖師爺作品目錄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活的非常滋潤,真的有必要為了一個所謂的真相?

    金字塔的頂端,閩東焦急的等待著,此刻他已經不能在施加任何的阻礙,規則始終存在,即使是神,也有需要遵守的規則,一只血淋淋的手探上最后一格臺階,劉月夕最終還是爬上來了,他贏了。

    閩東皺著眉頭,既然輸了,就要遵守賭約,他是以神之名起過誓的,不能不遵守,幻化出二把椅子,劉月夕被他送到椅子上坐下,已經被燙的不成人形的劉月夕躺在椅子上舒服的喘著氣,“你贏了,我會遵守約定,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一切,不過,這又有何意義,你知道了又如何,等你問完,我會把你囚禁起來,然后用我所知的所有辦法讓你屈服,主動的獻出全知龍瞳,你會生不如死,你周圍的人也會如此,現在問吧。”萬能卡牌帶我飛

    劉月夕微笑著看看閩東,得勝的感覺太棒了,無法言喻,不計得失,他有好多問題要詢問閩東,為此他琢磨過很久,現在真的可以問了,倒有些不知從何說起,整理一下思路,平復情緒,他開始提問,由淺入深,閩東一一做了回答,他不愧是舊神,所掌握的知識就連這世上最淵博的學者在他面前也如稚童一般,而且能把極深奧的問題講的深入淺出,劉月夕就像一個學生認真聽著老師的講解,二人說了好久,好久。

    閩東回答的很認真,他最后說道:“關于這個問題,我所知道的都已經都告訴你了,有一些也只是我的猜測,命運之絲的纏結方式和定子的位置以及算法建模才是最關鍵的。你的問題都問完了嗎?”

    劉月夕點點頭,“差不多完了,再多我也吸收不,謝謝你,閩東。”逆天魔妃:傲嬌帝尊滾遠點

    閩東冷笑,“呵呵,馬上你就會詛咒我的,不過沒關系,一切都結束了,你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劉月夕笑笑,“是啊,都結束,真可惜,確實都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复式投注双色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