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三章.劍問北燕 232.騙子和漁夫

作者:溪柴暖字數:3367更新時間:2019-10-06 12:41:37
    如今被死死制住的羅寅,雖然還不清楚沈歸是拿自己這一條小命,作為抬價的籌碼?還是真想把烏爾熱那一樁血仇、發泄在自己的身上;但他卻非常清楚一點:一旦自己被沈歸挑斷了手腳筋脈之后,等待他的下場就只有被諦聽掃地出門、再被各路仇家羞辱凌虐的悲慘命運。

    “三哥!”

    羅寅并不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,但畢竟沈歸這一番話里還帶著活扣,自己是未必非死不可的下場。既然還有商量的余地,那誰又忍得住不去爭取一番呢?不過讓這位建康城里響當當的兕虎羅寅,撕破臉皮的向沈歸討饒?或是涕淚俱下的跟那位三哥求救?暫時他還過不了他自己心里的那一關;所以,如今面對著一線生機,他也只是語帶悲戚哀求的喊出了一聲而已;隨即便再次閉上了雙眼、等待他的三哥、與掐住了自己小命的沈歸做出最后決斷……北洋新軍閥作品目錄

    神獸諦聽、法相六分:是為虎頭、獨角、犬耳、龍身、獅尾、麒麟足。不必多說,這虎頭之相,說的定然是這位兕虎羅寅;而麒麟足,也定然是指那位個體戶道士——麒麟君了。那么按照這個規律推斷的話,今日這位實際掌握著羅寅命運的所謂三哥,又到底是個什么部件呢?

    羅寅一聲悲鳴落下,場面也開始變得冷清起來;直到這位三哥考慮完畢、輕咳了一聲之后,這才再次開口、向沈歸加注:

    “再加上林思憂的消息、與今日這幾場血戰的善后事宜吧……沈歸,臉我已經給足你了,放人!”

    沈歸聽到這里,嘴角微微上揚,壓在春雨劍柄上的左手也迅速一抬,自己也站起了身子:

    “成交!羅寅,把斷刀放下、我再給你十息時間逃命!九、八、七……”葉添龍的傳奇一生

    這還用的著十息時間?羅寅爬起來之后連頭都沒敢再回,也沒敢跟他那還未露面的三哥交代一聲,逃跑的速度就仿佛吃完了霸王餐、正在逃單子的地痞一般、就連太白山腳下最強壯的獵犬、也絕對追不上這位諦聽的兕虎君羅寅!

    “人我已經放了,你們倆也該露面了吧?不過我勸你們,千萬別想著在我面前耍幾招花槍,否則最終傷到的人,也只可能是你們自己!當然,你們也可以選擇不信沈某的話,不過你既然身為地靈脈者、而并非是羅寅那般的庸人,想必也定然能夠參透這其中的利害關系了……我說的對么?北燕王朝的護國上師,玄岳道宮的第三代首徒,無鶴道長,關、北、斗?”

    是的,這位北燕王朝的國師關北斗,就是兕虎君羅寅口中的三哥了。而沈歸之所以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,也全都是拜他那一根鎮龍釘所賜。早在二人初次見面之時,他對這位神神叨叨的老道印象還算不錯;可隨著自己的路越走越窄、仇家也越樹越多,怎么想、怎么都覺得這關北斗有問題!機闖星河

    如今在南康這個人生地不熟、出門遇血光的所謂福地,再次聽見這個老道士的聲音之后,沈歸的心情就變得更加復雜了。他本就是一個心思極度細膩的強迫癥患者,歷來對于關北斗這種摸不清脈絡的神秘人士,都會小心翼翼的多加三分防備。他這一路顛簸之中,也都帶著這份謹慎,令他茶不思飯不想、陷入無盡的揣測與糾結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首先需要面對的一個問題,就是關北斗既為北燕國師,為什么不介意在自己面前露出本相呢?即便自己再健忘,對于曾經聽過的聲音、也會留有一份記憶的!他好歹也應該改變一下發聲的位置與方式吧!

    “哎…老四,你扶我一把……年歲大了腿腳不大利落,這樹……哎……這樹也太高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歸支愣著兩只耳朵、仔細的分辨著遠處樹林間的談話;此時齊雁也失去了束縛,滿面愧疚地走出了樹林之中……沒想到關北斗這個臟心眼的老道還頗有幾分胸懷,竟然敢于先貨后款,顯然是對自己的行事風格有著很深刻的了解……地球災變最新章節

    “哥……你小心點。他們有倆人,一個是老道、一個是會軟骨功的漁夫。”

    如今這滿地的血腥、都蓋不下去齊雁身上的臭魚爛蝦味;而沈歸聽完點了點頭,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仔細注釋了一眼他脖子上的兩塊淤青,見沒什么大礙這才對他說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去看看小返和樂安他們。若是沒我發話以前,誰也別離開土地廟的大門……”

    待齊雁關上了兩扇聊勝于無的木門之后,關北斗那蒼老纖瘦的身子,也慢慢浮現在了沈歸的視線當中……

    “哎,老夫雖然早已算到你會踏上南康的土地,只是沒想到居然會來的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?上次不是跟你說明白了嗎?怎么又說起這種廢話了?你要是真的能掐會算的話,還能由得我擒住羅老虎?少來這套,趕緊說吧,我師娘是誰殺的?林婆婆又身在何方!咱們早點完事早點散,沈小爺跟你這老騙子的關系實在一般,沒必要搞得像是舊友重逢一般唏噓感概。不過,咱們可得把丑話說在前面!你說出來的話必須有證據;如果是靠著掐算出來的所謂真相、那可沒有丁點的交易價值,當心沈爺我翻臉不認人!”我的堡壘大超市作品目錄

    無論是對于北燕國師還是一位普通的老者,沈歸這番言語都有些失禮之處。落在關北斗的耳朵里倒沒什么感覺;然而站在他身邊那位做漁夫打扮的漢子,卻一步跨在了關北斗的身前:

    “小子,你態度最好放尊重些,我三哥已然這么大的年歲了,豈容得你這等黃口小兒在此大放厥詞?再敢口出不遜之言,當心我撕爛你的那張臭嘴!”

    “哎呦?這是誰家的豬圈沒關門,躥出了你這么個擋橫的呀?不過我看你這滿嘴之乎者也的套詞,倒像是個識文斷字的先生啊?怎么著?紅袖添香、挑燈夜讀的日子不過癮?就喜歡跟那些臭魚爛蝦為伍是吧?難怪難怪,畢竟這魚找魚、蝦找蝦、王八找個癟親家……”

    這漁夫也是個人狠話不多的厲害角色,一見沈歸這副潑皮無賴相,立刻就從袖口里抖出了一柄烏黑的細鐵錐,直接奔著沈歸咽喉刺去!重生之戰神呂布

    如果說羅寅的刀路,是在大開大合、剛猛無雙的表面、暗藏花團錦簇的萬般變化;那么這位漁夫一出手,就是以性命相搏的實戰流派。面對這個一言不合就玩命的漁夫,眼下已然重獲新生的沈歸也絲毫不怵!像是這種亡命徒式的戰斗風格,可是沈歸最喜歡的對手了!

    不過,對上這種直眉瞪眼、一門心思想要貼身短打的賭命鬼,規格超長的春雨劍已經派不上用場了!所以他也一抖左腕,春雨劍挽出了一團劍花之后、準確地歸于鞘中……

    二人先后向對方沖去,誰都不曾有半分閃避的念頭;就好似兩列相對駛來的列車一般、眨眼間彼此便已經交上了手!

    關北斗耳邊只聽得幾聲金屬脆響、隨即那位漁夫便抬起了帶著一道貫穿傷口的右手,死死地掐著脈搏,意圖抑制住手掌不停噴涌的鮮血……文字大變革最新章節

    “你……這是什么劍?”

    漁夫雙眼死死的盯著沈歸手中那柄貌不驚人的胡克盲點探測器——驚雷,沙啞著聲音向沈歸問道;而沈歸也得意洋洋的抬起了下頜,卻并未作答……

    公平的說,這二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并不算大;至少不可能在三招之內便已經分出勝負;可這位身手不凡的漁夫,還就是敗在了驚雷劍下,而且就連沈歸自己都不知道,這次到底又是怎么贏的……

    近身死斗,決定勝負走向的關鍵點,都隱藏在飛速出現的抉擇之中;對方這一招我是閃是避、還是生生吃下之后趁勢反擊?這一擊會不會致不致命、有沒有后招?反手出擊到底能不能做到一擊必殺?對方這一擊到底是實招還是虛招、是墊招還是誘招?在百萬年后考古

    像是諸如此類的抉擇,往往都在電光石火之間飛速閃過,過時不候;做的選擇越多越準越快,分出生死勝負的速度也就越快!

    所以那些名門正派的弟子比武,往往是在雙方交手一段時間之后,才會有一方徹底落敗;可這種實戰派高手廝殺的時候,生死勝敗、往往就只在一瞬間!

    這漁夫方才明明見到沈歸刺出的驚雷劍,已經被自己那柄鐵錐的護手精準的擋了下來;可下一個瞬間之后,自己的右手仍然還是被莫名其妙的添上了一道貫穿傷!

    這到底是什么怪兵器?

    他的這個問題、與之前羅寅的問題如出一轍!誰也沒想通分明已經擋下了對方的劍招、可為何自己卻仍然受傷了呢!

    關北斗看著他鮮血淋漓的右手嘆了口氣,先是從懷里掏出了兩個瓷瓶遞給了漁夫,而后自己又端詳起了他右手的傷口,語帶憂慮地說道:

    “這個北海劍奴、果然不愧冶煉宗師之名……看來這柄蒙塵多年的上古神兵,沈歸已經窺得其中奧妙了……”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复式投注双色球